顾飞叫他不要再抓着了。

蒋丞突然间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从半梦半醒间猛地睁开眼,接着喉头一紧,呼吸一窒,下一秒就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死死摁着腹部,右手握成拳用力抵着嘴唇,几乎要掐出血来,氧气迅速地流失,眼前浮现星星点点,腹部的肌肉终于提出了抗议,反胃的感觉迅速让肠道出现了痉挛,蒋丞只来得及冲到马桶前,在夜里吐了个昏天暗地。

什么也看不清,令人作呕的味道在鼻尖萦绕,生理性的泪水从眼眶中涌出,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放轻了声音,可还是吵醒了宿舍的舍友,几个人趿拉着拖鞋准备冲进厕所的时候被他用力按上了门,落下锁;肚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只能干呕,蒋丞抹了抹眼泪,可是止不住,他的嘴咧着,嘴角的弧度好像在笑。

可那...

【撒野】Vacant Lines

“丞哥。”

“喵。”

“丞哥——”

“喵。”

“……”顾飞深吸了一口气,“蒋丞选手!你耳朵是瞎了吗!猫都知道应我你在厕所里不说话干什么呢!”

“什么?”蒋丞满嘴泡沫地从卫生间里出来,顺手理了理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打理的头发,“我以为你叫猫。”

“我叫猫干什么?”顾飞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就二淼。”蒋丞朝那只猫扬了扬下巴,“经常会喊那猫,我都听习惯了,丞哥是猫,不是我。”

“丞哥。”顾飞又喊了一声,这次猫和人都一起转过身来,同步率惊人,“我叫猫,没叫你。”他伸手在蒋丞屁股上揩了一把油,“赶紧的,我们早去早回,二淼回来看不到人又该急了。”

“去你的。”蒋丞笑骂了他一声,“...

【撒野】长岛冰茶

“顾老师。”
顾飞突然被点名,猛地抬头,神情还带着点懵。
“十分钟之内你已经看了我三次了。”蒋丞说着话,手上打字的动作依旧没停,噼里啪啦一长串,“好好备课,我不想晚睡。”
这是他们一起定的规矩,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许晚睡,一定要一起上床躺下。
可惜今天就是“特殊情况”,蒋丞把一连串开庭需要用到的材料准备完整,关上电脑的时候,顾飞还拿着一只红笔在那迷迷糊糊地改卷子,红对勾的线条都是抖的,似乎下一秒钟那支笔就要离手而去。
蒋丞看了看他,提前把顾飞手中的红笔抽走,用拖鞋尖踢了踢顾飞的小腿肚。
看完顾飞的反应他就更加觉得自己先把笔抽走的选择是对的,否则让卷子的原主看到一堆鬼画符一般的红笔痕迹实在破坏顾老师前钢厂霸...

©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