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奇怪的乐团17

我被刺激了!谁说几个月不更就坑了的!啊???

全文戳tag:奇怪乐团Ww

————————正文————————

意识回归身体时,略有些刺激的消毒水味儿是第一个感觉到的。

他的头昏昏涨涨的,像是被人重重锤了一拳,身遭冷极了,像是处在一块终年不化的雪里,单单是一呼一吸都觉得沉重万分。

难受极了。

他不太能想起来记忆里最后零零碎碎的片段,只不过月光狡黠刺目,树叶在月亮上留下阴翳,他与什么人对视了,映入眼帘的是血一样的红光。

接着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他轻轻动了动手指,传来些许的肿胀感。

大概是在点滴吧,他稍微坐起来了一点。

哦,身边时有人的。

那位贵妇人不修边幅的样子着实令他稍稍...

奇怪的乐团 16

全文戳Tag奇怪乐团Ww

小周生日快乐!

月光照出了一条细细的银线,那银线似乎被人牵引着,附上了周泽楷的手腕。

冰凉凉的,就像……江波涛的手指的温度。

不,和那又不太一样,那时,江波涛的手指与他的手腕接触时,还带着一点着急,血红的瞳孔中翻涌着情欲的光泽,以及一股不易察觉的感情。自从离开了乐团,周泽楷总是会梦到那个眼神,内里包含的东西却是一直琢磨不透,不过他也没深刻地去思考,因为一想起来,浑身汗毛直立,那样的夜晚太过于刺激与肮脏。

而现在这股冰冷的感觉呢?说他没有感情?不,那只是一种对于美味的渴望吧,周泽楷能接收到大脑神经传来的警报,但身体却动不了了。明明身处危险的境地,又因为什么失去...

奇怪的乐团 15

全文戳tag奇怪乐团Ww

小周生日快乐!

周泽楷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了,等到中午便退了酒店的房,便动身往家的方向去。等到了那,才被狠狠得惊讶了一番:他本以为那栋别墅再怎样富丽堂皇也只能止步,想不到父母在那片地方又修葺了不少,旁边多了一栋楼,还有一大片花园;他也有所耳闻自己的父亲一年前发了大财,这样的行头,倒也说得通了。

他的行李被家里的仆人放到了准备好的房间,但就在那些人想要拿走他的琴的时候,周泽楷拍开了家仆的手、

“我自己来就好。”他回避着所有人的帮助,往三楼的方向走去;找到自己的房间,死命关紧了门。确认锁好之后,踩上了书桌前的椅子,轻轻敲了敲房顶,传来十分熟悉的空洞的声音,周泽楷这才...

奇怪的乐团 14

全文戳tag奇怪乐团Ww

小周生日快乐!

飞机上的轰鸣使人宁静,周泽楷动了动身子,把盖在身上的毛毯又往上拉了拉。

窗外一片漆黑,他的心情也随之沉入谷底。

正如同他不知道江波涛为什么要在几天前将他限制在那片小区域一样,现在的放任,同样令人起疑。

况且,一时间得到的信息,太多了。

几个小时前,他还在乐团的排练厅,看着面前的江波涛,江波涛穿了一套繁复而花哨的服装,就好像是知道了他会来,特地换上的那样,从黑暗中走出,慢慢走向周泽楷。

周泽楷的手抖得不行,整个人好似僵在了那,几乎快握不住弓子,直到被另一只手附上手背。

“你想问什么?”江波涛的声音意外的轻柔,食指轻轻敲着他的指头关节,带着...

【江周】奇怪的乐团13

皮皮准备再次上线

前文戳Tag:奇怪乐团Ww

——————正文———————

周泽楷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过任何人了。

那天早晨,当他来到排练厅的时候,那里已经空无一物。

排练的椅子和谱架不知道被撤到什么地方去了,周泽楷站在入口,门被他打开发出的吱呀响声还在回荡。

毫无人气的死寂。

他也试着四处走走看看,可是这里的一切都像变了个样,别墅外不远处的街道上连仅剩的店面都空了,被蒙上一层灰的柜台和玻璃杯,摆满膨化食品的货架,阳光下看着悠闲的遮阳伞和底下的桌椅。

周泽楷走在大街上,步履艰难。

他在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些模型玩具,是他的父亲在他四岁生日之际送给他的。

“小周,生日快乐。”...

【江周】奇怪的乐团12

我又回来啦!

前文戳Tag:奇怪乐团Ww

——————正文——————

周泽楷感觉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那是他来到乐团面试前,坐在飞机上的场景。为了一个便宜的票价,他选择了晚上十点多的飞机,周遭的人都在打盹,他看着窗外的景色沉默不语。

他坐的是一个靠窗的位置,身旁的老奶奶早就披着飞机发送的被子睡着了,只有他望着窗外,孤独而又寂寞,周围没有什么谈论的声音,飞机开始加速前进,隆隆的响声刺激得耳膜生疼,任何通讯工具都不被允许开启,周围的一切都被隔绝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这一刻是这样,许多年也都是这样。

周泽楷其实挺喜欢飞机起飞的那一刹那的,身体因为失重传来不适的反应,地面带来的安全感也消失...

【江周】【r18】奇怪的乐团11

全文戳tag奇怪乐团Ww

————————————正文————————————

他早该想到的。

黑暗的遮蔽下,那一点一滴的破绽都被掩饰。

江波涛把周泽楷压在门板上,压得死死的;张开嘴一口咬住了周泽楷的脖子。

“嗯!”周泽楷闷哼了一声,他想要挣开对方的枷锁,却发现动弹不得,“放开我......江......”

江波涛没有动,他还是摁着周泽楷,喉咙的吞咽声传到周泽楷的耳朵里,周泽楷实在受不了,用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江波涛,边往后退边想把钥匙找出来,江波涛的眼睛彻底变成了红色,发出着隐隐约约的红光,他也不急,就看着周泽楷一边躲着他一边在房间的抽屉里翻翻找找。恐惧所迫,周泽楷把自己逼进了一...

【江周】奇怪的乐团 10【微喻黄】

全文戳Tag:奇怪乐团Ww

————————正文——————————————

10.

“滴答滴答.......”周泽楷是被一串雨声吵醒的,他向阳台看去,玻璃门上已经结起了一层水雾。

大脑昏昏沉沉,有点记不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坐了起来,转身下了床,在黑暗中打开房门,摸索到壁灯的开关。慢慢走下至一楼。

昏暗的微光中,细微的脚步声被门外嘈杂的雨声遮盖,周泽楷看了看表,已经是次日傍晚了。

这么久了?偏偏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揉揉酸痛的肩膀,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打开冰箱简单热了一点食物作为晚餐。随后,呆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想事情。

【真是奇怪......昨晚与谁聊了会天,看了个故事就睡到了现...

【江周】奇怪的乐团9

全文戳Tag:奇怪乐团Ww


那究竟是什么?

从晚会过后,周泽楷发现自己开始不停地做噩梦。

一把刀,一张椅,两个人,一架节拍器。

“嘀嗒嘀嗒......”浅眠中他听到了声音,睁开眼。发现夜雨淅淅沥沥地下起,风不停地拍打在玻璃上,发出微小的声响。

他有点,害怕这睡眠。

一闭眼就是那个梦,男人指尖微凉的触感还依稀留在记忆里,冰冷的刀尖与手腕接触的感觉是那么清晰,嘴角的笑容依旧新鲜;但每每想起,看向自己的手腕,却无任何伤痕。

明明那股刺痛是那么真实。

这已经令他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如果是真的,那么手上的疤,去哪了呢?

这具身躯又是谁的呢?   ...

【江周】奇怪的乐团8

全文戳Tag.


“不好好练琴你将来能干什么!”

“练琴!”

“嘀嗒嘀嗒……”节拍器上的摆针在不停摆动,仿佛要将灵魂吸进去。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扶住摆针放慢他的速度,另一只手慢慢附上身前少年的后颈,与他的背相贴,犹如去不掉的蛀虫附在身上。

“想死吗?”耳边是诱惑的声音,低低地敲打着鼓点,右手被塞进一把刀,冰冷的指尖由上而下,伸进单薄的衬衣,引起少年阵阵战栗,节拍器恢复了之前的节奏,用令人昏昏欲睡的低语教导人服下慢性的毒药。

“那么,去死吧。”眼神空洞地将刀子附上手臂,轻轻一划,鲜血便流了出来,慢慢滴在地上,“嘀嗒嘀嗒……”流血的手臂被缓缓抬起,血液全流到男人嘴里,喉结滚动,一点红色...

©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