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周先生的一封信

小周,好久不见。
我正在夏夜燥热的风中写这条短信,旁边的人在看世界杯,看起来那群人赌输了,个个心情都不太好。
啊……你可能要问,不,你应该不感兴趣,我在一个烧烤摊撸串,退役之后很久都没联系了吧?我们曾经总去的那家店早就倒闭了,换成了一个咖啡馆,有个很帅的店主,是我爱人。
这家咖啡馆旁边的那个书店换成了烧烤摊,我常来,经常带着几串烤韭菜去找隔壁的咖啡店店长,店长挺爱吃韭菜的,我和他算老朋友了吧,很早就认识,只是那个时候还没动心,突然有天开窍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你现在也好吧?估计是很幸福美满的。
前面那段废话也算没话找话了…我这写信的功夫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多少长进…以前年轻,好像也写过不少的信件,给同...

【江周】折叠空间

 @江周深夜六十分 关键词:现在马上见面吧

穿过大半个城市是什么概念?

要坐一小时的地铁,骑着自行车飞驰十几分钟,步行穿过一家大排档和一间发廊,和楼下剥豆子的大妈打招呼,接着在单元楼门口等待三分钟。

以上,是对于江波涛来说的,从城南的高中来到城北周泽楷的家里。

周泽楷今天依旧准时到了单元楼下,车子都没放稳,就被江波涛抱了个满怀。他有些手足无措,双手抬起又放下手指微微屈起。

“小周。”他听见江波涛说,“太久不见了。”

到底是多久呢?周泽楷靠着江波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选着电影边百无聊赖地想着这件事。

到底是多久呢?怎么感觉……都快记不清了?

大概是半年前?周泽...

【江周/向哨】人性本妒 中下

构思的东西有点多……一时间写不完,于是加一个“中下”

————————————

回到中心区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如果不是周泽楷在夜里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大地震动,他们也许就一辈子腻歪在那片大草原上了。

清晨的露水还没化去。这个时间,对于整个中心区略显奢靡的生活节奏来说,还太早了点。

只不过那些空中的“眼睛”,已经尽职尽责地在窥探这片繁华的土地了。

那些机器发出的细微的声响对于哨兵来说格外刺耳,但为了躲开监控,周泽楷只好要求江波涛将自己的五感调整到了最灵敏,在一片令人焦躁的嗡嗡声中悄悄回到了之前的屋子。

屋内那些麝香味儿已经消散干净了,只不过走之前忘了整理被子,使得整个房间里还保持着原本...

【江周/向哨】人性本妒 中

“周泽楷先生。”江波涛在空旷的草原上前进了几步,转过头来道,“从今往后,我愿意将我的后背交付与你,在塔的见证下结为一体,保护你,尊重你,正如爱自己一样爱你;不论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你,直到离开世界。”

哨兵惊人的记忆里在这时起了作用,这是他听过很多遍的,哨兵和向导绑定关系时的誓词。

他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我愿意。”周泽楷走到他的跟前,“我爱你。”

江波涛笑了笑:“那么,哨兵和向导可以亲吻了。”

夕阳砸向山头,发出最后的灿烂的光芒。


江波涛是一个未经过塔登记A级向导。

向导资源稀缺,一旦有新的向导觉醒,塔会立即派人追踪向导素以保护和带回向导进行培养。

所以当周...

【江周/向哨】人性本妒 上

尝试无果只能外链。

————————————————

哨兵周泽楷死了。

塔内对于他的监控一片灰白,毫无波动的显示器上红色的“死亡”两个大字格外的鲜艳。

但是在这样的年代,没有一个人敢离开塔,去世界各地寻找这位哨兵的遗体;他们都在准备,准备着下一次的战争。

各个地区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利益上的冲突不可避免,当第一位戍关的哨兵倒下,战争的火星子便碰着了绒草,化作燎原之势。

死亡时情况报告,身体机能迅速下降,从正常值达到死亡值只用了一秒左右;死亡结果初步推测,枪击,炮轰,以死亡前最后的情绪波动来看,在他死前,最鲜明的情绪竟然是……

戏谑。

塔内一片死寂,周泽楷是现今为数不多的黑暗哨兵,...

【江周24h】暗恋你的时候世界都是黑的 4

城市里下了一场夜雨。

江波涛感觉一只手温柔地捂住他的眼睛,嘴唇上传来细微的触感。面前的人身上传来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骚包的薰衣草香,江波涛前几个星期去买的特惠装。

这个时候要做的应该是马上推开周泽楷,告诉他我们俩只是兄弟,这些事情应该留给你未来喜欢的那个女孩子。

可是他站在那一动不动,满脑子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近地面层空气受热或高层空气强烈降温,促使低层空气上升,水汽冷却凝结,就会形成对流雨。流雨来临前常有大风,大风可拔起直径50厘米的大树,并伴有闪电和雷声,有时还……

周泽楷覆在他眼睛上的手还是没有离开,“你懂了吗?”

还伴有冰雹。

江波涛深吸了口气,正准备说什么,周泽楷...

【江周24h】暗恋你的时候世界都是黑的 3

3.

江波涛的床头柜放着一幅相框,里边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两个男孩子还不及冲浪板高,穿着卡通的泳裤,在大海前笑得灿烂。

说起来也有十年了,相片上的岁月宛若被真空保存,这么多年了,依旧鲜艳明亮。

十年前的江家父母还没有现在这么忙,有时间就带着江波涛和他出去玩,周泽楷的妈妈有时候也会跟着,就是周爸爸这个妥妥的大忙人,十年前忙,现在也忙。

那个时候好不容易找出一段时间大家都有空了,就约着一起出了国,在夏威夷玩了几天。

两个小男孩精力太旺盛,爸爸们宁可陪着两位女士逛街也不想跟他们在沙滩上疯跑,于是用了最男人的方式决出胜负——锤子剪刀布。周爸爸惜败,争取之下,两位女士还是命令自己的丈夫都跟着俩...

【江周】暗恋你的时候世界都是黑的 2

2.

生日过后的这天是周末,小区里早早地就有老大爷老大妈牵着家里小小的宠物狗出来锻炼,周泽楷下了单元楼,牵着自行车去买洗衣液,他把耳机挂在耳朵上,直到走进超市,才敢打开音乐播放器。

他和江波涛的父母是同事,总得两国飞,忙得不行,家里老人身体不好,住到养老院去了;没办法,两位年轻人只能自力更生。

还好学校食堂提供还算美味的饭菜,否则他们绝对过不下去。

不过其他方面也曾给他们造成不少困扰,比方说,两人合租的第一个月,用掉了两大瓶的洗衣液,原因是江波涛总是放多,周泽楷买洗衣液的时候又没有买“低泡”的,导致泡沫洗不干净。

还不止这些,早晨玩起是常态,还好家离得近,飞奔一会儿也能赶到,就是挺累...

【江周】暗恋你的时候世界都是黑的 1

我亲爱的轮回队长生日快乐!

全天候不定时掉落,小短篇,今天内完结~

1.

门锁发出“咔哒”一声,一个趔趄的身影撞进屋内,周泽楷靠着墙壁喘了几口气,才脱下外套放在玄关的衣架上。

他迷迷瞪瞪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开着门,木地板上的月光清清冷冷;旁边的房间则关紧了门,门缝没有透出一丝灯光,大概是里边的人已经睡着了。

客厅的落地窗没有关好,夜风从外边肆虐进来,激得周泽楷全身上下汗毛都竖起来;他往前走几步,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手放在额头的时候还带起一阵夹杂的酒味的空气。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出租房,没有餐厅,两间房间,一个客厅,一个阳台;学生出租房标配。

屋里摆的东西也不多,大都是习题书本,茶几上...

【江周】唯我独听梦中音

 @江周深夜六十分 关键词:一直都记得,病入膏肓

本来是想分上下的……结果发现下好像不够长……就删了一口气发吧。


有些事,一万年也不会改变。

一入秋,清晨的雨露微凉,混杂着颓败的风穿堂而过,江波涛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被这风激得全身一颤。

旁侧的小厮见了,忙取来一件狐裘为他披上,轻道:“王爷,您可别着凉了。”

江波涛摇了摇头,神色还有些恍惚,退回房内,任由仆人伺候着更衣洗漱,盯着镜子内的发簪插入发冠内,听那府中老管家步入房内,缓声道:“王爷,周公子已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江波涛听罢,似乎有些惊讶:“麻烦跟他说我马上就好,王伯,你给他送壶热茶去。”

那管家颔...

©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