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周先生的一封信

小周,好久不见。
我正在夏夜燥热的风中写这条短信,旁边的人在看世界杯,看起来那群人赌输了,个个心情都不太好。
啊……你可能要问,不,你应该不感兴趣,我在一个烧烤摊撸串,退役之后很久都没联系了吧?我们曾经总去的那家店早就倒闭了,换成了一个咖啡馆,有个很帅的店主,是我爱人。
这家咖啡馆旁边的那个书店换成了烧烤摊,我常来,经常带着几串烤韭菜去找隔壁的咖啡店店长,店长挺爱吃韭菜的,我和他算老朋友了吧,很早就认识,只是那个时候还没动心,突然有天开窍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你现在也好吧?估计是很幸福美满的。
前面那段废话也算没话找话了…我这写信的功夫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多少长进…以前年轻,好像也写过不少的信件,给同学的贺卡,给队员们的信,退役的时候我记得我们还一起写了整整一大白板的字。
你那个时候怎么会有那么多想写的?孙翔都惊了,在后边拿着笔半天没动,啊不过后来他也没动,你那么突然地就吻过来,把大家都吓呆了。
我?我没有呆住,应该没有吧…我记得是没有的。我记得我那个时候还是很镇定的,等你吻过瘾了还顺便把孙翔等人推了出去。
那个时候真是……太美好了。
当时也是,现在也是,喜欢你是不变的,并不会因为最后一个生蚝而改变半分,我相信你也是这样的吧?

我们已经好久不见了,半个小时多一点。

所以,周泽楷店长,你能放我进店里去了吗?我在外头真的好热啊!!!

END.
周泽楷:……只有热哦?
江波涛:(求生欲爆棚)还很想你,想到心肝痛了都。

评论 ( 4 )
热度 ( 59 )

© 大冬瓜 | Powered by LOFTER